亲,欢迎您的到来  加入收藏  温馨提示:本站为连衣裙品牌导购网站,非官方网站,如有侵权请联系
你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沉醉北德小镇

作者:南瓜s    更新时间 2015-07-29 08:31    浏览量:

  从地图上看,汉堡、什未林、吕贝克、吕纳堡四个城镇,在德国北部构成了一个线条优美的平行四边形。在这个不太大的区域中,北德新天鹅堡、诺贝尔文学奖大师的居住地、古老的盐都等关键词,勾勒出其多彩的线条和绚丽的容貌。童话在前,传说在后,在中间行走的是旅人的瑰丽想像。
  
  什未林湖畔奏鸣曲
  
  什未林是德国梅克伦堡一前波莫瑞州(Mecklenburg-Vorpommern)的首府,7个湖泊镶嵌在其间,因而被称为“七湖之城”,这七个湖中有德国第三大湖什未林湖,湖光树影与湖上童话宫殿——皇宫(Marchenschloss)的尖顶闪耀,微风拂面而来,整个城市仿佛是倒映在水中的珍珠,让人沉醉在这湖畔的梦幻时光。
  
  什未林的晨昏美得让人心颤。
  在小城中心的广场上,Schelfkirche教堂是梅克伦堡最重要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完成于1713年,气势宏大。1995年树立起一座“神圣的雄狮(Heinrich der Lowe)”纪念碑,雄狮高居其上,柱子上的浮雕表现出撒克逊先民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周围的建筑物太高了,广场上有斑驳的影子,行人骑车而来,都成为了剪影。
  而纪念碑对面的广场一侧,是一个色彩缤纷的集市,在墙上蹲着一个可爱而滑稽的怪物,他戴着黑色高帽,左手拎着马灯,右手做出让人过去的手势。这就是什未林的精灵,据说会勾引人的灵魂。在不少商店里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相传,什未林是1160年由撒克逊公爵亨利里昂所建立的,至今那些古老的建筑还保存完好。漫步在老城区里,也就是Schelfstadt区域的碎石路面,游人不多,十分安静,有许多半木结构的房子,现在大多变成了咖啡馆、珠宝店和艺术家的工作室,随便一抬头,就会发现都是上了年头的,路边一家咖啡屋表明的时间是1751年,穿行在这些迷宫般的小道上,仿佛同时也穿梭在时间的长廊中。
  什未林是思辨的。在通往城堡的小巷里,摆放着许多明信片,黑白照片上的格言发人深省。一张明信片的画面是一个人舒适地坐在藤椅上,格言是“勤奋可以伪装,懒惰却是天生”。另一张是黑白的合影,上面的格言是“人人都会犯错,我们却要为经理人的错误买单。”还有一个画面是一个金发女孩脸枕着自己的手臂在思索。上面的格言是“在找到王子前,你必须要吻很多青蛙”。看后让人忍俊不禁。
  什未林皇宫依水而建,坐落在一个小岛上,四面环水,有两座桥连接着外花园和小镇的中心。它始建于973年,比新天鹅堡早了900年,经历了几代王朝的洗礼,留下更多的历史典故和浪漫传说,讲述着贵族们的生活。700多年来,这里一直是梅克伦堡一前波莫瑞州的中心,这个“北部的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 des Nordens)”也是德国收藏17世纪荷兰画家的画作最丰富的地方。
  据说在当时建造时参考了法国城堡的一些风格,但与卢瓦河谷成片的城堡不同,矗立在北德大地上的什未林的这座城堡是孤傲的,甚至是孑然一身的,挺拔而独立。
  登上平台,是一个精致的花园。这里有着最美的景致,回廊曲折,白色的长椅上空无一人,倚栏远眺,碧湖在前,一些秋天的稀疏的树木,在湖畔婆娑起舞,仿佛是生长在画里,城堡首先以这一派景致把所有的人镇得说不出话来了。
  城堡中的陈设完全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每个房间都有着它的故事,每个房间里都挂着王族历代王公和家属的巨幅彩色画像,而每张椅子高背上的花纹是各不相同的,代表了每个不同的家族,而我记住了舞厅里的两把椅子。
  这两张椅子紧挨着,但不是并排朝一个方向,而是一张朝前,一张朝后,但又相互靠着,从上面看两张椅子的把手形成了“S”造型。这样在古代的宫廷舞会上,两个青年男女在这里坐下来,尽管各自的脸是朝着相反的方向,但只要他们稍微向对方侧一下脸,就可以悄声说话了。这样就十分巧妙地掩人耳目了。
  这样的智慧和机智的反抗,在700多年后,仍足以让人微笑。
  什未林残留着原东德地区的气息,开阔、浩荡,连城堡上的尖顶也是东正教的典型风格,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而当地朋友告诉我,“Schwerin is captivating(什未林有着强烈的感染力)”,是的,正是这种强烈的感觉。
  沿着梅克伦堡大街(Mecklenburgstrae)慢慢走回来,回首眺望城堡。正午的阳光灿烂无比,在光滑的鹅卯石地面上形成一片反光,竟让人在一瞬间睁不开眼睛。
  在湖畔那黄色的建筑物,曾是一个军火库,墙面上贴着一张黑白照片,1989年柏林墙倒塌前夕,有一群青年在这里聚会,点火示威。
  而今,22年过去了。冷战时最大的一个象征物早已轰然倒下,墙的碎片已成为了旅行者行囊中的收藏,但时间不远,记忆在这秋日的什未林里,稍微停顿一下,让自己看清来路和去处,在秋日飞旋的风中深深呼吸一下,在静默中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曾有的疑惑,再次体验觉醒的欢欣,踏上走向内心的旅行。
  吕纳堡出盐,也出独特的盐巧克力。在刚说听时,我想这样的巧克力会不会太成,而无法吃很多,当地朋友买来让我品尝,一进嘴,有一种淡淡的盐味,慢慢地转化为一丝鲜味,感觉十分奇特。这恐怕也是唯一的盐巧克力了。就如同中国苏州的美厨家,做最鲜美的汤只是准确地放盐一样,这两个相距甚远的地方,在这点上是相似的,即都知道,盐是鲜美之源。
  经过集市广场(Marktplatz),来到一座56米高的水塔上面,这里被建成了观景台。在安静的午后,满目都是红砖大宅,心想城市还是富裕的好。
  这里最适宜闲逛。黄昏时分,闲坐在咖啡馆一条街,街口两名青年歌手在卖力地献唱,夕阳映在他们激情的脸上,十分动人。我慢慢沿街而逛,在不远处,有一个院子,从里面传出巴赫的小提琴曲,我被一步步吸引过去,原来这是一个音乐学校。乐声悠扬,阳光将树影投在院落里面,满地的黄叶,更显出其安静。
  在吕纳堡的Goseburg街上,有家Ackermann的手工皮包店,里面有一款男包,黑色,包盖上是黑白相间的牛鬃毛,肩带上还有包裹了一块牛鬃毛,十分独特,但可惜这包的背带做得不精致,就在我试的时候,还有牛鬃毛掉在我的衣服上,开价320欧元,不退税,这样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只好放弃。
  在吕纳堡古雅的街区里,遇到了两个异乡客,看似牛仔,他们从头到脚一身黑,头戴黑色的礼帽,内穿白衬衣,衬衣是红色的门襟,黑色的马甲,脚蹬黑色长靴,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目光敏锐,十分有型。他们绕着街区走,在我散步的过程中,打了两回照面,也十分有趣。当地人介绍说,这是从德国南部来的修理客,以修理房子为主,他们以这样奇异的装束,是为了更好地招揽顾客和生意。
  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东方人,而我也慢慢适应了被人盯着看了。因为我也是异乡客。   穿过一个拱门,来到了最美的地方——伊尔默瑙河河畔。水闸上激起巨大的响声,在小河的倒影里,有着吕纳堡最碧蓝的天空。
  黄昏的伊尔默瑙河安静,清澈。河边一座古老的起重机也是景点之一。当地的朋友说,水边的吊车也是当时的原物,且完全靠人力,每次装卸时,必须是4~6个人同时在狭小的空间里一起用力,一旦有人使不上劲,当货物提起来后,如果人的力量比不上货物的重量的话,那些人很有可能被绞盘的把手打伤甚至危及生命,所以当年这些装卸工人的工作是十分危险的。
  夜色降临,沿着小路去餐厅。那些街边拱廊的橱窗灯光照在碎石路上,与白天完全是不一样的景致。
  在水边的餐厅的晚餐里,第一道菜就是用盐泡过的鸡蛋做的,加上腌制过的肉,味道十分鲜美。当地朋友介绍说,这是先把鸡蛋放在盐水里泡两个星期,再慢慢做的,但我估计其盐水的浓度应比较低,不然泡这样长的时间就变成成鸡蛋,而现在的味道只有淡淡的咸味,如同那盐巧克力一样,化在嘴里,变得满口余香。
  临别时,吕纳堡的朋友对我说“Come back”,这仿佛不仅仅是这座小城的道别,似乎也是这些北德小镇的邀约。
  是的,我会重返。
  
  诺奖大师的小城
  
  吕贝克,位于德国北部的石荷州,一直被称为“汉萨女皇(Queen of the Hanseatic League)”,是汉萨同盟的中心城市,也曾是欧洲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城市之一,小城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向人们再现了中世纪汉萨城市的典型风貌。
  
  在夕阳中,荷尔斯腾城门(Holstentor)显得庄严而凝重,这是象征着“汉萨女皇”独立和权力的标志。
  这座城门建于1464~1477年间,该防御性建筑墙壁厚达3.5米,其风格源自15世纪的后哥特式,是德国中世纪晚期最为著名的城门,也是吕贝克的标志。1855年由于铁轨的建造,城门遭到破坏,但是有两座巍峨的塔楼仍旧保持了完好的风貌。在城门门洞的上方,镌刻着一行拉丁语:“Concordia Domi Foils Pax(城内团结,城外和平)”。城门内部设立了一个历史博物馆,展示了中世纪汉萨城市的商贸,集市和航海历史原貌,包括城市模型和中世纪的武器等文物。
  1143年,吕贝克是作为第一个德国北海边的城市而被建立起来的,被称为“汉萨女皇”。汉萨同盟是指在12至17世纪期间,德国与北方的海上贸易达到全盛时期,德国一些城市组成的同盟,旨在保护贸易安全。汉萨同盟的主要贸易品包括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海产品,来自吕纳堡的盐,来自德国东部的粮食,来自俄罗斯的毛皮和蜂蜜等商品。
  在德国本土,从吕贝克可以直达魏斯玛、罗斯托克、斯特拉松等地,当时的“盐都”吕纳堡的盐也是通过吕贝克运往各地,吕贝克逐渐成为了汉萨联盟的中心城市。“汉萨同盟——贸易的权利”是当时每一个行会的自豪写照,它也使得吕贝克后来成为中世纪时的世界贸易中心。
  登上了圣佩特利教堂(St.Petrikieche)的50米高的观景塔楼,一座沉静的古城出现在眼前。这座老城被水所围绕,建筑特色是典型的后哥特式砖墙结构。
  当地朋友说,1942年的3月的一次空袭,严重破坏了这个中世纪的老城中,近1000所房屋以及7个尖顶教堂中的5个,近五分之一的城市被摧毁。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老城的重新发掘和翻修。1987年12月,吕贝克老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也是德国第1个进入世遗的地方。
  而在当代,吕贝克真正成为世人关注焦点的是那些“吕贝克之子”。
  刚到吕贝克,就看到旅游局办公室里摆放的一尊雕塑作品,作者Gunter Grass,这就是写作《铁皮鼓》的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他现在就住在吕贝克的郊外,业余喜欢雕塑。君特格拉斯在1959年发表的《铁皮鼓》是反思二战德国最独特的一部作品,小说中那个孩子,以拒绝长大对抗着二战时的残酷和荒谬。君特在1999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小说还被搬上了银幕。
  这里还是托马斯曼(1875—1955)的故乡。1929年,他凭借《布登勃洛克之家一个家族的衰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部小说有点类似德国版的《红楼梦》。故事发生地就在吕贝克,小说描述中的房子位于门街4号。再现了吕贝克“波罗的海贸易霸主的地位”那段时光,当年的街道、场所和广场只存在于小说中,在现实中已不复存在。
  这所小城成为了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大师的荣耀之地。
  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也是“吕贝克之子”。他1913年出生在吕贝克。1957年他被西柏林市民推举为市长。1970年12月7日,已是联邦总理的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全世界为之震惊大哗。许多人被勃兰特的举动感动得热泪盈眶。2007年底,吕贝克维利勃兰特之家落成开放。吕贝克在这一时刻变得丰满而厚实起来。
  吕贝克将历史的厚重和生活的情趣,如此巧妙地结合起来了。因而十分宜居。
  在市政厅正对面,布莱特大街89号,一座古雅的建筑物前,永远是人头攒动。这里是尼德艾格巧克力店,这家创始于1806年的巧克力店以杏仁巧克力(Marzipan)而闻名。在一楼陈列着大约有300多种杏仁巧克力,价格一般十几到五十几欧元,包装也十分考究,其中最有特色的是杏仁巧克力制成的荷尔斯腾城门,上面的细节清晰可见。此外,还有可爱的泰迪熊、幸运小猪和各种人物造型,简直是一个巧克力天堂。
  吕贝克老城不算很大,跨过城门不远,右边就有几家手表店,店面不大,但橱窗摆的东西,让识货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好。恰好是黄昏时光,暖阳照在不远处的小河上,古屋安详一片,这架势有点像是古城中的殷实人家,外表看不出其张扬,但随手拿出的一两件家什,都会把人镇住。吕贝克就有这气势。
  夜色降临,我随着当地的朋友在老城中最有特色的小巷区穿行。进入的门很小,据说这是中世纪时为了交易的需要,隐秘而低调。我弯着腰,穿过长约十多米的窄巷,当我直起身,发现自己已站在一个静逸祥和的院落之中,感到十分惊喜。然后,前面又有新的小巷在等着我。
  夜深了,这里站着许多旅行者,在探索着古城和时间的秘密。灵魂的轻语若风,愈夜愈美。

上一篇: 上一篇: 健康美丽新奥秘“酵素”

下一篇: 下一篇: 复方性色斑开始活跃需要对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