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您的到来  加入收藏  温馨提示:本站为连衣裙品牌导购网站,非官方网站,如有侵权请联系
你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郑超美 super beauty活跃在日本时

作者:南瓜s    更新时间 2015-07-14 08:05    浏览量:

  Profile
  郑超美,第一位在日本取得服装设计师就业资格的华人设计师,出生于上海,活跃在中国和日本的时装舞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日本时装品牌Super Beauty·Ohra Beau(法语:超美)以优美、雅致、时髦的法国巴黎模式为基调,十七年来,在日本国内外贵夫人阶层具有许多的追随者。
  
  欧洲激发的美感,在日本生根落地,郑超美,第一位在日本时尚界打响原创品牌的中国设计师,以聪颖和勤奋、踏实和低调成就美梦。
  
  在欧式风情的房间里郑超美讲述自己的创业史,回首往事时温柔的眼神偶尔会闪过一丝羞涩,仿佛因为找不到最恰当的词汇而有所困扰,或是不习惯夸耀一路走来的艰辛。但当我们谈起服装、色彩、巴黎……她的眼睛就亮了,充满信心,甚至言词也随之坚定起来。
  设计师都想有自己的品牌,当时,她很随意地用上自己的名字:超美。但其实,“本意并非Super Beauty,而是‘超美国、超英国’,是有中国特殊时代语境的名字。”在日本20多年的拼搏,身为一个“穿人民装的中国”来的设计师,她做到了许多从未有人完成的任务。
  
  三次飞跃
  郑超美的父亲是一名老将军,家住上海法租界,她从小就有化不开的欧式情结,法国梧桐和洋房里石雕潜移默化她对美的天赋。最美的年华,适逢文革时代,满街灰蓝人民装,稍有变化就会很显眼,她穿着自己改造的连衣裙骑自行车上街,每每会被人拦下,索要一份裁剪图或花样稿。天赋,造就不可遏制的冲动,哪怕时代有所局限。
  如果没有机会赴日留学,郑超美依然会成为一个努力的服装设计师。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华旅游纪念品公司的技术开发部负责服装设计。“因为我天性喜欢时尚,这份工作让我更加想去日本学设计。”和丈夫一起来到日本,目标很明确,首先报名参加设计学校。“那是人生中第一次飞跃,日本设计学院的课程设置包括基础原型、色彩搭配,但我觉得半天的课程还不够,就报了第二所学校,每天下午画人体素描,加深对人体的认识。”每一年,她的作品都入选优秀学生设计,还得过一次大奖,遂引起创美企划公司的注意,邀请她毕业后加入工作。
  “在创美的5年好比是第二次飞跃,对我意义更重大。设计师每两个月必须拿出二三十个设计规划图,包括面料、款式、工艺等一切细节,交给社长和营销部考核,被否定的话,还要在规定时间里补足新的设计稿。在那里,我理解了流行的趋势:不能照搬欧美,必须加入自己的想法;也理解了日本女性喜欢穿什么,我的设计不能是艺术品,而应该是商品。”五年,逾千份设计,年中无休的工作,加班到半夜是常事,过年前后更忙碌地准备展示会,因为热爱,所以吃得起这份苦,更像一种密集的训练,磨练出郑超美高效、精准的市场判断能力和设计能力。
  人的年龄以年为单位,时尚却隔半年就过时。就在她深入设计王国的那五年,中国经济腾飞,她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的产品出现在日本,决定和丈夫一起创建属于自己的品牌。“身为中国人,不该错过这样的时机。但也只是想试试,没有宏大的远景目标,只是走一步看一步,所以,也没有走弯路。”
  创业,无疑是第三次飞跃的挑战。她拥有了服装设计经验,却不代表她能创建独树一帜的品牌。市场是一个没人能打包票的世界,郑超美却有无限的热情和百分百的信心。“必须注入热情,服装才有生命力,就像爱情一样。”
  短短五年的打工经历中,她无数次诚心诚意地在市场里接受考验,也无数次走进商场默默地观察消费者的选择。“商品围绕市场,不可以用个人喜好为标准,必须迎合市场。”但在时尚成熟度极高的日本,该如何与众不同呢?此时,郑超美的儿子刚刚两岁,她就将全身心投入品牌研发。
  “我要我的服装成为任何店里的亮点,不管在哪里,你走进一家店,哪怕很远,第一眼就会被我设计的服装捕捉。我喜欢在每一件服装上加入2个以上的亮点,有的是流行元素,有的是经典珠片,手工细腻,百看不厌。”
  日本女性最讲究服装的时间意念,“二战后,经济和时尚一步步跃进,女性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特别讲究,家庭妇女不输给职业女性,参加家长会,和主妇们喝下午茶,去咖啡馆,丧事,喜事,运动,甚至去超市买衣服,都有相应的服装样式,不能穿错。”超美看准了这种需求,设计出强调实用性的服装,可以在幼儿入园仪式上穿,也可以去公司、参加私人派对时穿,在各种场合都能低调而华丽。“在公司,服装不能太出挑,相反,在私人交际中,日本女性就特别要体现自己的豪华感。”
  “巴黎时尚对色彩和造型处理得很细腻,刚好符合细腻的日本民族感情,加上日本人非常喜欢手工艺,这就成了我最关注的:把欧洲风情和日本性格结合起来,融入我的服装。质地要符合面料原味,优雅中带有甜蜜,忠于浪漫。”
  现在,在机场、车站、家长会……尤其是五星级酒店里,郑超美总能看到优雅的妇人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甚至,郑超美夫妇每年带员工们集体旅行时,也会遇到顾客。记得上次去夏威夷,同一个酒店里的陌生客人穿着超美牌时装走进电梯,员工们忍不住默契一笑,意思是说,“看,又是我们的粉丝!”
  
  来自穿人民装的中国
  19年前,从学生身份到职业设计师,必须拿到设计师资格证书。虽然有日本创美公司的聘用书,政府却迟迟不认可郑超美的上岗资格。“他们说,中国人不都是穿人民装的嘛,怎么会懂时装设计?”欧美人只需一天就能拿到这张证书,中国人郑超美却等足三个月还没有希望。
  机缘巧合,郑超美通过朋友得知有一位名叫千叶景子的辩护律师,她崇尚正义,也有机会到法务院提案,便请求千叶女士代为申诉,在大会中质问为什么不给合格的设计师就业证书,仅仅因为中国是落后的?几天之后,这个难题就解决了,郑超美成了日本第一位获取专业服装设计师就业资格的中国人。
  19年后,郑超美又在电视中看到千叶女士─她已进入内阁,成为了法务大臣。往事涌上心头,她分外感慨,决定再次拜访,表达深重的谢意。当她和丈夫带着自己设计的绿色针织女装走进内阁办公室,千叶女士也格外激动,她真的没想到,多年前出于律师的正义感帮助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中国留学生,现在竟创建了日本贵妇人们偏爱的品牌,直营店进驻日本帝国饭店和银座商业中心区──这两个商业店址之前从未接受过中国人创建的品牌店。“我们是以中国人的头脑在日本运作。我们的下属也要迎合我们才行,我想,我们多少磨掉了一些日本人的死板。”
  在日本总部,这对上海夫妇招聘的全都是日本员工,并慷慨地给予高薪酬,不提倡加班。“整个公司里就我们两个中国人。”说到这里,郑超美忍不住称赞自己的丈夫,“他看得远,很早就对日本经济有正确的判断。”而丈夫吴冰却开玩笑说,“她才是公司的大梁,我每天先当她的车夫,然后到公司给全体员工开晨会。我们比别的公司的薪酬高一倍多,年轻人来我们这里觉得有盼头,而且也有出国的机会,这在日本人企业中是很难的。”
  与此同时,郑超美也致力于把日本服装业规范带到中国,在家乡上海挑选土地,建造工厂,从一开始就掌控生产质量,“日本客人很挑剔,我们就把日本人的工作态度、审美和技艺带来,比如严格的车缝规范:一公分里有多少针脚,决不能疏忽。也定期邀请日本专家给上海工厂的管理层上课,加强高质量意识,让中国工人们更接近日本式的思维。”
  
  夫妻创业,同舟共济
  “我们在日本的这些年,经济一直在低潮徘徊。”郑超美颇有感喟,但没有觉得困扰,“但我不是经营者。我负责设计和生产管理,经营销售全都交给丈夫。我们的分工很明确。”
  每一个成功人士背后,都有一个百分之百支持的伴侣。郑超美女士和吴冰先生因爱好摄影结缘,双双去了日本,同甘共苦。他理解她的设计理念、创作风格,她也仰仗他出众的市场头脑,开创了独一无二的品牌拓展路线。
  在日本,在星级酒店里买衣服是一种荣耀,有名的艺人、漫画家和贵妇一样喜欢这种足不出户的优雅购物方式。“当时我们决定首先在酒店精品店里出售服装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百货店或直营店都有销售时间的限制,但在酒店里是365天百分百的营业,等于多一倍的营业时间,尤其是雪雨天,客人最喜欢在酒店里消费。所以经济萧条时期,我们六成以上的销售额都来自于酒店专卖店,这里的客人有购买力,不受经济环境的影响。我们一直在低谷中奋进,越是低谷,越能体现我们的优势。高价的奢华品在日本很难赢利。”
  现在,他们每年都要去两次巴黎,看橱窗,看时装秀,购买法国设计图案专利使用权,在中国面料加上法国图案,令价值倍增。久而久之,坐在香榭丽舍大街上喝咖啡时,随便望一眼就知道邻座的巴黎美女身上的服装是什么时候买的。作为一个职业设计师,每一季的时间都在催促她不停创意,“在巴黎街边咖啡馆看颜色、看人、看衣服甚至橱窗里包上的小挂件,我都很开心。”
  “但我从来不在巴黎购买大牌服装,而是更喜欢去小街小巷里淘,有设计师品牌,还有复古意味的古董时尚,更显优雅。我自己喜欢柔软的、强调女性美的服装。色彩搭配时,有复数才有深度。小附件也能提升服装的价值感。”当时尚成为爱好和工作,郑超美格外坚持自己的品味,她已无需盲从潮流,因为她已是创造潮流的设计名家,还有懂她的人。
  
  郑超美夫妇创立的株式会社JCI聚集了日本国内顶尖的服装设计高手,包括日本高级立体裁剪学校教员杉山俊彦先生也是其中鼎力相助的一员。
  
  郑超美带着感恩之心,走进千叶景子(东京入国管理局的上级机构的最高级别行政长官)的事务所。
  
  一位中国女留学生,居然将自己设计的品牌店“Super Beauty”,不仅开到了日本顶级的东京帝国馆店,而且还开到了世界品牌时装的窗口——银座。
  
  Super Beauty是独特针对亚洲女性的体型进行研发设计的巴黎时尚服装,锐意以修身的剪裁改变日本女性传统的造型,将法国女人充满活力姿态的时装造型植入其中。
  
  【大事记】
  1985年 结婚,丈夫吴冰拥有一流的经营头脑
  1987年 赴日留学攻读服装设计专业
  1995年 儿子出生
  1997年 以“超美”为名,和丈夫一起创建独家品牌Super Beauty
  2010年 在东京帝国大饭店广场内开设第一号直销店,不久,“Ohra Beau”银座店正式开张,闪亮登陆日本最繁华的商业街

上一篇: 上一篇: 义工之旅,为个人假期镀层金

下一篇: 下一篇: 多面的Melody Yoko